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

日期:2019-01-06  作者:小天  来源:www.txunda.com  人气:218

2018是流行告别的一年,它带走了纪梵希、霍金、李敖、高畑勋、樱桃子、金庸和斯坦李。

2018也是擅长渎神的一年,扎克伯格走下神坛、李在镕身陷囹圄、束昱辉身败名裂、刘强东马失前蹄、戴威四面楚歌、马斯克身心俱疲,罗振宇水满则溢。

当然,这里面还有茅侃侃壮志未酬、王欣重出江湖、李笑来原形毕露、陈伟星一怼成名、胡玮炜金蝉脱壳、蔡文胜前功尽弃、罗永浩坐困愁城……只不过相比于前者受到的美誉和期待,后者就明显没那么重要了。

同样,2018也是“唇寒齿亡”的一年,看着那些互联网风口的经济泡沫北市场无情中穿,曾经他们有多璀璨,现在就有多仓惶;至于我们这群被风口裹挟、被创业者夹带的“猪肉”,我们不曾站在舞台中央,却已然感觉到这一阵姗姗来迟的寒风有多冰凉。

大裁员之下,九死一生!

大溃败之后,无人生还!

但是我们也没必要过于紧张,至少在马云的新零售、马化腾的产业互联网以及李彦宏的AI至尚理论的互联网下半场,在这些我们可预见的未来至少还没有遇见“经济大萧条”;我们现在普遍的共识就是互联网经济已经走下了“高速通道”,我们需要迎接一个更加“接地气”的第五代互联网。

然而,作为第五代互联网的人机接口,仅仅只是智能手机、APP生态,以及充满想象力的5G背书,这是不够的;要知道以苹果所代表的智能机接口,已经看到了天花板;以微信微博抖音所代表的APP生态,也已经遇见了瓶颈。

虽然我们对于5G抱有极大期待,但是仅仅只是局限于手机,自动驾驶的5G总感觉是在大材小用。

那么,未来第五代互联网的人机接口到底是什么?

点化众生,万物互联。

换句话说,也就是给每一个产品一个芯片,把周遭万物链接起来赋予每一个人一个终端智能。

而这就是淘宝心选和小米loT生态正在做的事情,当然,百度、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的野心也从未褪去。

在此过程中,不管是阿里招安日本深泽直人,还是小米联姻瑞典宜家,肉眼可见的就是:我们对于产品设计越来越重视;廉价、性价比,概念包装已经不再是这一阶段的重点,回归设计,保持专注才是未来趋势。

在这个趋势之下,能够“脱颖而出”的我们称之为“超级产品”。

就像我们在年前的文章《2019 Super Product,超级产品与Apple、Ford决战紫禁之巅!》中说的那样:超级产品是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之下设计也在进行同步的迭代更新之后诞生的一种全新的“消费主义”,产品本身的价值必须与它的营销价值匹配。

文中我们还提到“超级产品”一个比较模糊的定义:超级产品具有一瞬间打动消费者的“气质”。

在这里,我们有一个更清晰的定义:超级产品是高颜值、高品质和高感知混合在一起产生的“化学反应”。

这样说难免有些虚幻,虽然这三点并没有太严格的分界线,但我们可以可以拿三个各自在每个方面无出其右的品牌:信仰“颜值即是正义”的苹果,认定“服务先于获利”的福特,以及“把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作为最高纲领”的华为。

一、高颜值

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

早在去年的文章#超级产品# 中,我们就说过,超级产品要有超模一样具有能够瞬间打动人的“气质”,从字面上理解,自然是一个产品的造型、配色,气息以及给人的第一印象能够让人心动。

就像女模至少要175cm以上,三围接近34/24/34,男模要有183cm到190cm,腰围要在39到40之间;这些都是硬性指标;更关键的是他们的年龄、体重乃至于性格都需要被人为设定。

幸运的是,不像超模对他们“指指点点”的有经纪人、星探、编辑、造型师、摄影师、设计师等等;对于一款“高颜值”的超级产品他们只需要面对甲方和设计师。

当更多时候甲方和设计师其实是一体的,出于我们对于审美的直觉,很多时候其实都是设计师在把握一款产品的“情态”。

就好比乔布斯之于苹果,苹果的高颜值可是在乔布斯处女座的审美之下,近乎严苛的挑剔中才形成的“极简”式风格。

不管这种“极简”风格是和乔布斯的求佛经历有关,还是和苹果iMac早前的设计风格和IDEO、硅谷设计,包豪斯一脉相承;总之2007年诞生的iPhone 在2008年正式通过App Store影响了全世界,也从此带动了功能机到智能机转型的热潮。

几乎是一瞬间,扁平式的设计风格征服了全世界。

早几年,苹果是一种时尚,更是无数小青年身份地位的象征,“肾机”之名不胫而走。

也因此,苹果一家就用18%的市场份额,赚走了87%的手机市场高额利润,也塑造了苹果整整十年的“黄金时代”。

只不过近年来苹果受过国内手机品牌冲击,自身创新能力匮乏,率先冲击万亿美元市值泡沫破灭之后,库克居然放下身段,最新款 iPhone 在拼多多打折促销,顿时无限唏嘘。

但就算这样,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依旧是无数人心中的一块“丰碑”。

二、高品质

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

作为福特的信徒,100年后的苹果学会了“服务”的精髓,造就了iOS生态这一款杀器,也成为了当下大多数习惯了苹果审美却依旧无法离开iOS果粉的最后救赎,使用iOS产生的优越感让他们一时离不开苹果。

但其实作为福特信徒,乔布斯其实是一个“歪才”,因为他虽然学到了福特的半成功力(iOS服务虽好,但是“唯利是图”,因此也就有了微信和Netflix的揭竿而起),但更多力气却花在了苹果的“极简”式审美哲学之上;也因此苹果只是经验,并没有想象中的完美,因为iOS不是不可获取,只是没有备选。

但是站在一个世纪之前的福特老爷子面前,老爷子发明的“福特T型车”是人类工业史上第一个单项产品创造最高利润率的超级产品;他率先使用流水线、降低造价,使汽车成为一种大众产品,“给世界装上了轮子”,从而也深刻地改变了整个20世纪全人类的生活方式。

在他眼中的超级福特和乔布斯的超级苹果有着明显的区别:苹果更关注短期、高额利润的获取,但福特更关注的却是更低造价、更多服务的获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苹果更注重短期盈利,才会在“高颜值”路上一去不返;福特更专注于长期服务,才会拼尽全力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基于产品本质打造“高品质”产品。

同时作为发明者和企业家,在福特老爷子眼中:理念、构思、设计、检验、改良、简化、人性化、改进生产方法、降低造价、改进使用体验、广告、定价……找到合适的产品,通过对其反复研究,推敲和实验,去掉任何多余的部分,这才是超级产品。

简而言之,福特务实,库克务虚!

这就是100年前的福特,和100年后的苹果,作为两个世纪最具有代表性的“超级产品”,他们的唯一区别。

三、高感知

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

但是在当下这个时代,高颜值也许足够你打造一款网红产品,比如瑞幸咖啡、答案奶茶、潘多拉珠宝和土耳其冰激凌;高品质或许足够你维系一家百年老店,比如爱马仕、卡地亚、香奈儿、LV和Dior。

但是高颜值产品热度一过,它们接下里需要面对的真相就无比残酷:抖音上已经看不见答案奶茶和土耳其冰激凌,潘多拉珠宝市值暴跌600亿,瑞幸咖啡一直在补贴声中挣扎续命。

至于高品质产品,爱马仕、卡地亚、香奈儿、LV和Dior也都在面临年轻化的难题;对于年轻人来说,品牌悠久的历史越来越像是这些品牌“挥之不去”的负资产,就算当下“拥抱电商”也不过是在饮鸩止渴。

那么对于用户来说,有没有什么产品是永恒的?

钻石。

别说笑了!

对于科技日新月异的新世界,掌握互联网经济命脉的都是2000年左后诞生的互联网“巨兽”,但相较于他们,网民却更加年轻,他们曾经爱好起哄,也喜欢跟风,他们可以给一款产品足够的忠诚,也可能瞬间成为乌合之众。

我们不能寄希望于用户改变什么?毕竟,当下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原住民已经没那么好“骗”了,广告营销的效果越来越低,内容营销才有可能夹带私货。

而且当下还有一种趋势,消费者对于产品观测的维度已经超越了产品本身,高颜值和高品质带来的购买力越来越弱,用户更倾向于自身选择,而不是广告推销;这就是你去超市下意识避开导购员的原因;当然,现在这个时代朋友圈由于微商,社交圈由于安利和权健,社交电商危如累卵,用户反倒更倾向于拼多多;毕竟,拼多多没有中间商啊。

但也不能因此就否定高颜值和高品质的作用,毕竟,在当下这个“供过于求”的大时代,你只有颜值和品质都过关了,才有可能进入“高感知”的维度;这就是为什么大家明明反感Samsung和Apple,却依旧不愿换上华为的缘故;我们得承认,华为在某些方面确实做得不够。

D&G因为辱华言论被封杀、加拿大鹅因为美国唆使加拿大逮捕孟晚舟受到牵连、还有巴黎世家、日本POLA、美国彩妆品牌tarte、德国时尚品牌PhilippPlein……他们都因为自己的态度收到了一定的代价,你还能说我们不支持华为就是不爱国么?

不可否认,此时此刻的华为还不能与百年福特、十年苹果比肩;但是以任正非的气度,以华为的价值观它终将后来居上。

当然,在这一次5G世间中受到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在国内,华为几乎已经等同于国民品牌。

2019超级产品,我和未来设计有个约会!

如果说高颜值决定用户的第一次购买,高品质决定用户的第二次购买,那么高感知决定的就是用户的第N次购买。

用户因为颜值喜欢上一件商品,这只能占据用户几秒钟的心智;用户因为品质喜欢上一件商品背后的服务,这可以占据用户的一部分生活体验;用户因为感知喜欢上一件商品象征的意义,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与用户成为了一体。

相对而言,高颜值、高品质,高感知的产品本身对于设计者的要求层次也不尽相同:高颜值只需要在造型体态上死磕;高品质需要通过整条生产线力的优化求尽善尽美;高感知包含的范围就更宽泛了,它的感知维度已经和品牌的一举一动、创始人的一言一行结合在一起,你的每一次发言、每一次行动,都有可能影响产品的生命周期。

如果说高颜值给产品注塑了肉身,让它标新立异;高品质给产品灌入了灵魂,让它栩栩如生;那么高感知就是给产品增添了情绪,让它真正有了生命力。

当然,从高颜值、高品质到高感知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一步一个脚印;从第一印象惊艳开始,力争和消费者久处不厌,甚至成为他们情绪的一部分这才是超级产品的终极目标;这也是第五代互联网人机互联的终极幻想。

或许2002年的《人型电脑天使心》就是“超级产品”的某种具象,这样一想,人工智能的未来是不是突然就变得更加柔软了。

标签:电商App 教育App 招聘App 跑腿App 设计 天迅达